No.33 BUS STATION

讲讲不属于自己的故事

【安王】驯服的玫瑰与狐狸(R18)

邪教,安王
安迷修×王杰希

一辆车,感觉他们两个像神仙。
把自己感动到了,丢人,太丢人了。

灵感来源《小王子》

车走评论链接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安迷修在看童话书,昏黄的床头灯打在他身上,这让他有了童话一般的感觉。王杰希想起了玫瑰,这种带着刺好扎人又好美丽的花,尽管和安迷修不同,但现在仿佛只缺一个罩子,就能建立联系。

于是王杰希坐到他身边,刚擦的半干的头发还有点水汽,只是匆匆扫了一眼书的内容,就发现了端倪。

“狐狸被驯服了吗?”

王杰希这么提问,抽走了《小王子》。

“如果你随便什么时候来,我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准备好我的心情。”

王杰希像在平静的复述一件事,安迷修不清楚为什么王杰希能把这句背的那么熟,但是此刻好像也无关紧要了。

“可我不需要仪式,也已经被你驯服了。”
这可不是一个骑士的回答,但是这是安迷修的回答。

安王


北极点邪教
安迷修×王杰希

一个看上去恶心帅但是骨子里正经
一个看上去是正经但是骨子里有趣
这两个人的生活大概就是平平淡淡
但是充满了乐趣吧
偶尔一起中二一把
平常撸撸猫什么的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王杰希醒过来的时候桌子上的牛奶面还没有平静,厨房里叮当作响,伴随着淡淡的油烟味和面包香。

他一边打了个哈欠一边从冰箱里拿出果酱,头也没回地接过递到身边的盘子,给其中一份抹好厚厚的一层果酱。
这时候两个煎蛋也准确无误地盖在两份厚度不一的面包片上,油光很淡,牛奶刚好温了。

王杰希倒是意外的有点怀念豆汁的味道,不过安迷修习惯不来,最后还是向牛奶妥协了。虽然最后王杰希只喝半杯,安迷修喝一杯半。

安迷修哄着还没有完全清醒的王杰希去擦一把冷水脸,今天是他摆盘摆盘依旧漂亮整洁。

王杰希回来的时候领带都挂在椅子背后了,他们一起吃了早饭,今天还恰好是周六,所以安迷修在洗完盘子以后问王杰希要不要一起出门采购。

他们互相挑衣服,安迷修穿了一件休闲衬衫,王杰希是一件T恤。考虑到知名度两个人还带了太阳眼镜,不过王杰希看了半天觉得还是太显眼了,换成了半框金丝边的平光镜,选择了就近商场。

他们还给家里的猫买了新口味的猫粮,不过主子好像不太喜欢。
安迷修有点发愁的抱起越来越胖的橘猫,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爪子搭在王杰希身上。王杰希看着键盘网页的手顿了一下,反手去挠了一把主子下巴。
呼噜一声主子被撸爽了,挣开安迷修自己跳回窝里去。
王杰希说安迷修你怎么在这方面特别幼稚,安迷修一边去把撞歪的猫爬架正好,一边回答。

可是你不是也很喜欢在下这样的幼稚吗。

王杰希想了想,可你不也喜欢听我说你这方面幼稚吗。

姑且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同步吧。

年纪轻轻喜欢什么王杰希啊,你看,被苏死了吧。

【王杰希×你】夏天除了你,空调,猫,瓜还缺什么

【时不时喊一声全名,让他反省一下自己最近有没有做错什么。】

你看一眼北京瘫在你身边一本正经刷微博的王杰希,一边撸着猫主子一边放下手机,往嘴里送了口西瓜。

“王杰希!”

“恩?”大概是自在一起之后就没什么机会被你这样称呼过,他抬头认真看了你一眼,确认你,空调,猫,瓜这四样夏季必备一样不少,有点儿疑惑的开口,“怎么了?”

“…就喊喊你呗。”你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回答,又不想如实回答刚看了微博的热门,只好搬来了最土的回复。

魔术师思维从来都天马行空,也不知他脑袋里转了几个弯儿去理解这句万能钥匙,只跟施舍一样吐出一个“成。”颇有几分王杰希式装神弄鬼作风。

你对于此等中二行为翻了个白眼,舀了勺瓜递他嘴边,王杰希延续了没收回的气场,评价都是淡淡的。

“这瓜挺甜的,挑的不错。”

那可不是吗,赶着大太阳买回来的还能差?想到这儿你还真有点儿委屈了,大夏天的就为了出去买趟西瓜,回来就一身汗,难受不说还忒累了,家里昨儿还得墩地也是你一人干的。虽然吧这平常早饭是他出去买的,还顺便带菜回来,墩地那会儿他是被楼下大爷拉过去解决人家水管问题,回来也狼狈的不成样子。

但,这西瓜是两人一块儿吃的,地,是两人一块儿踩脏的,猫,都是两人一块儿撸的!

“王杰希!”

“恩?”他的回答倒是一模一样,像是没注意到你语气里莫名其妙的委屈,还瘫那儿甚至接手了猫。眼看主子被撸的都舒服地眯起眼睛,你觉得这波不能忍。

“王杰希!”这次语气里不仅有委屈,还有一个铲屎官的尊严。

王杰希拍了拍沙发,主子轻哼一声,迈着优雅的步子跳下沙发找乐子去了。他也终于起了身,挪了挪位置在你身边坐下。

“今儿怎么了?”王杰希仗着长手长脚把你揽过去,得亏在空调间,要不然光这么个接触你们俩就能被热到报警。

你撇了撇嘴,“就是不开心了,感觉缺了点什么。”

“你,空调,猫,瓜。这四样确实齐了,不过——”他明显是了解你要说的话,可这次话里有了转折。

一个吻落在你额头上,之后你就被他圈起来,空调间里足够凉快,你抱着瓜和他一人一口的吃着,他负责动手刷微博,你负责看他刷微博。

“不过——还缺个王杰希。”

关于结婚

1
王杰希这个人啊,骨子里就是和他打法一样的魔术师,行动轨迹变幻莫测,有的时候能把惊喜变成惊吓。

也能把惊吓给你变成惊喜。

2
比如你跟他抱怨一句好不容易夏休怎么呆在家不出去玩儿的,他会用那么0.01s思考,然后打开手机巡视周围的设施,问你去不去游乐园。

完全没有预订没有安排,你们俩顶着遮阳伞排了半个小时的队玩海盗船,你还沉浸在惊吓中不可自拔,鬼屋的队伍已经到尽头了。

…这个超吓人啊!

3
但是王杰希不怕这个,一双大长腿跨的步子一步顶你两步,就算你真的被吓到蹲在门口不敢动,他也能把你捞起来抱着走。
当然你也没那么怂,但是惊叫一般是免不了的,这时候他安慰人的方式特别小孩子气。一米八一的大男人遮着你的眼睛,跟你说不怕这个啊,把你转个个儿搂怀里半天,最后还瞪一眼吓着你的工作人员。

这哪儿还能听到阴森恐怖的BGM啊,完全埋他怀里,就只有一股好闻的沐浴露味儿了。

鬼里鬼气的工作人员一副被狗粮噎住的表情。

4
他还会在玩儿镜子迷宫的时候“不小心”把自己走丢了,然后靠镜子成像用好几个自己把你围起来,用口型告诉你——来找我。

你等到的大概是一个拥抱和侧脸的亲吻。

5
你们还得例行做摩天轮,例行在最高点看到城市的样子,例行接吻。

他说,我陪你走以后的日子。
因为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。

6
回家的路上你们买了个冰激凌,超大个儿,一路走一路吃,到家还没吃完。王杰希最后单手把猫从身上抱下去,最后一口冰激凌给了你,还附带一个勺儿。

一挖就挖出来个戒指。

7
王杰希还穿着去游乐场那套衣服,头发刚被你揉乱了不久,除了大小眼儿以外,跟微草宣传海报上的看起来判若两人。

他啊,其实挺懒的,做事儿思路又天马行空,经常能给人一个惊吓。
也说不定是个惊喜。

8
这个人拿着戒指,上边儿一股冰激凌味,也不嫌地给自己带上了,又从兜里拿出另一个。

给你戴戒指的动作诠释了,快准稳。

他晃了晃带着戒指的手,表情又正经的像是在做战术分析一样。

王夫人,该醒神儿了。

9
戒指最后也当然拿下来洗了,总不能让那双好看的手沾一辈子冰激凌吧。

10
可惜游乐园疯的太晚了,结婚证只能明天去领了。

少年间

:#民国paro#王杰希视角。

5.29叶修生日快乐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乐道遗荣这四个字一开始还是先生讲的。那节课在放假之前的下午,没几个人有心思好好听。先生也不恼,只笑着早放了课,任由书堂里闹成一团,挡不住一个个归心似箭的身影。

没跟着一起闹的我又被先生点了名去裁纸。转头一看叶修早就不见了,八成没归置直接溜了。

等过了半个时辰他果然又晃回门口,我正在和先生道别,他在不远处手里还拿着两串糖葫芦。准确来说是一串加一点,那一点是一个柄和他嘴里的最后一个山楂。

先生才背身走回去几步,他就手一捞拿走了自己的课本,我本来想说点什么,就被塞了一嘴糖葫芦。

…叶修你要谋杀帮你归课案的恩人吗。

那天他弟弟没有从远了二里地的学堂来喊他回家,走到一半下起了雨,我们俩都没带伞。跑的时候我有意识护住了课本,没想他扯着我袖子喊"这时候你还讲究",

就把我的那本也去护着眼前的雨水。

得,提前写的功课白费功夫了。

可能在那个时候我就想起来先生又给我讲的乐道遗荣的意思了,不过道可能不是那个道,也不用遗那个荣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再后来叶修请我吃了一块绿豆糕说是补偿,可这块绿豆糕好像应该是他弟弟的。

2.
快到了上元节的时候,叶修都不会好好在家呆着的。或者说,都不会在猜灯谜的时候好好呆着。

院子里吃元宵的时间不统一,搁我们家倒是早就能闻到味了,他就会按时窜出来,笑眯眯地说是来找我一起猜灯谜的。

胡说八道。

这时候是他们家的猜灯谜时间,分明是他自个儿跑出来再把我拉走,最后还是他弟弟喊着让他去看耍龙灯。一般这时候我俩已经都拿着花灯逛了东华三圈,闹腾谁都能听到了。

托他的福,我那时候都没在上元节吃过元宵。

也不是一次也没有,在我要出门前的上元节,他搁华西边摊儿买了一碗,说是给我的践行。

那种神情怎么看着像我出了门就不回来了一样?

结果我吃了半碗他又凑过来,
"唉我说王少爷,你真忍心自己一个人吃完让我饿着啊?"

…这到底是不是给我践行的?

托叶少爷的福,那些年我只在上元节吃过半碗元宵。

3.
日子应不得消停的,只是那些芝麻大点的事儿在离开的时候清楚极了,偏偏还让人怀念闹腾的样子。

还能想起到刚进学堂的时候功课不多,但是先生留了我下来问几句,是归置一下东西还是裁纸我也不记得了。他就在一边偷着乐,还当我看不出来。

肩膀抖得跟什么一样,我又不是瞎。

后来我问过他当时笑什么,那时他脸上有点惊讶,又很快恢复成平日里那样。

"我说王大眼,你怎么这么点仇都记得,别跟我说小时候我多吃你一块绿豆糕你也没忘啊?"

…原来你还多吃了我一块绿豆糕?

我已经忘了那时候怎么再问的他,但是终究还是得到了回答。

"不记得了,可能是笑你少年老成,第一年就被先生相中,以后保不准要找你算命。"

一定给你算个孤独终老。我好像是这样想的。玩闹的记忆很难保留长久,我也真的不算记仇。

所以我找了个怎么看怎么像绿豆糕的玉佩,用红绳穿好了,红的挺喜庆很土的那种,和它将来的主人绝配。

4.
生活的气息升起来,日头落下来,院里面传来他弟弟的声音,热腾腾的雾气隔着很远就能看到了,面食的香味也有了边。那块玉被我握在手里,转身时候还是忘记塞给他,他也跟平常一样带着点不耐烦的语气跟他弟弟一起慢慢走回去,还不忘斗个嘴打个岔。

等到他们快要塌进屋里,我才意识到什么,但是去追又不太得体了。回到屋跟父亲在想事一样踱步了很久,突然想起来在桌角还有上回没用完的信封,我把那块玉放进去,还附一张纸条封好。四个字端端正正,比得上临先生的帖子了。

【生日快乐】

不知道他这会儿吃寿面了没有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生日快乐藏头,cp由心,你们觉得有就有,没有就没有…吧。

嫁冢

婢女隔着门帘恭敬地通报,"夫人,萧相国大人来了。"

"快恭请相国大人。"隔着一层薄纱的声音听起来飘渺,殷嫱又伸手点了些金粉。胭脂是新开的,手压的花瓣还在瓶口,染的嫣红,像小女子待归人的羞涩一笑。

萧何进府就能闻到一缕别致的香,通常韩府只会有时令果蔬的味道,但今日明显是焚香了,闻着清苦,却细腻幽绵。殷嫱从屋里掀开纱帘,提着裙角微微躬身"劳烦相国大人久等了。"

她一身红妆,正是嫁衣的深衣,妆点着额金,侧颊也有朱砂绘的花纹。今日没有绾发,却依旧明艳而不可方物。

她一颦一笑都是当年出嫁的模样,只是眉宇间的柔情里面有外溢的悲伤。她斟上茶,做了'请'的手势,"请相国大人用茶,还请相国大人为未亡人引路。"

萧何的动作蓦地顿住,只是不知她的消息从何而来。不过六个时辰,长乐宫的宫女侍卫都已经禁止外走了,她是何时知道了消息,穿起嫁衣等待这死亡的?

萧何不得不赞叹殷嫱的聪慧,她本应是吕家的人,吕雉也许会放过她,只是她自己却不肯为这个即将风雨倾城的姓氏做一个闺阁姑娘了。

她只把心系在一人身上,不要做池塘中摇曳生姿的小荷,宁可为雨打风吹的无根之萍。她要么永远沉落,要么就用粉身碎骨来给这无边之洋掀起哪怕一点点波澜。

殷嫱想,她要用最好的姿态来叩见皇后。那原来是自己表姐的人,在母仪天下的日子里把一切都看得更透了。她不是贪心之人,但这次她要一个坟冢,安置在淮阴就足矣。

所有的人都在叹,叹她不做明择,她却只是笑着,笑过了疑问,笑过了不舍。既然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人,苟活可还有意义?哪怕是皇后决厉而不舍的眼神也不会让她心痛了,她的心被一个人带走了,现在她也要追随而去。

"你不后悔?"

"不悔。"

殷嫱的眼睛明澈,毒酒喝的决绝。吕雉愣了,换过几年前的自己或许会有疑虑,却没有这样的勇敢和果断的。她疑迟了一下,伸手抹去殷嫱嘴角的血迹,又唤来侍女取了最好的脂粉,帮殷嫱补好了妆容,闔上那双失去了神采的眼睛。

淮阴夫人殷嫱,公园前196年葬于淮阴侯假冢旁。皇后吕雉亲授提格陪葬陵,不予人殉。

小狼狗街霸R18【2】
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8b42af58dac6

"我早餐想吃鱼…"满足了一番的韩信倒是还记得帮你清理干净,却很快又蹭过来讨要早饭,睡饱了的小黑也不甘示弱地爬上床拿脑袋蹭你的胳膊。

怎么戒猫?不急,不在线等。

"刚刚你属狗的,现在又属了猫?"

"属你喜欢的那个。"

不能放的部分在简书。

小狼狗街霸。R18【1】

后续在简书,还没完。
小狼狗街霸真可爱!!!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68ac1575fbe5

当你揉着太阳穴从那辆车上下来的时候,看见的就是一大一小两个祖宗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你。

你还不得不先对着车里的上司赔足了笑脸道别,车的引擎一发动就跟换了张脸似的松了口气,那只黑猫早就扒拉住你衣角喵个不停。你蹲下身去抱他起来,还没等他往怀里钻就被另一只手拎走了。

韩信脸色很不好,小黑在他手里也是一副要炸毛的表情,努力把身子弓起来要去蹬他脸,当然最后被拎远了也没让他得逞。这一大一小都快闹了一年了,这点小动作还引不得你的关注,倒是韩信脸上又多了块创可贴,扎眼得很。

"又去打架了?"你刻意把"又"咬的特别重,伸手去摸那块,没两下就被他握着手拉倒怀里
你听到他"切"了一声,但却把头埋在你裸露的颈窝里嗅了两下,抬起头来不满地皱了皱眉头,
"就知道你身上会有酒味,我不开心就出去了。"

这个回答简直让你哭笑不得,合着他就仗着小孩子脾气跟你闹别扭呢。现在他蹿高了一大截,想要揉头发高跟鞋也不够用,得踮起脚尖才勉强够得到。他也像是怕你摔着自己矮下头来,被你没章法地揉炸了头顶一块,腮帮子动了两下从衣兜里掏出糖纸吐掉嘴里还含着的泡泡糖。

这点总算是听进去了,你抱着带孩子一样的欣慰去揪他的衣服,只是你看看,这身行头怎么看也不像个大学生吧?

"老师。"韩信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,你正在理他天蓝色头发的手一顿,知道他是真不开心,这个称呼也够久远的,平常想让他说出口还不容易,不过一旦他自己喊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"我不想你这样出去应酬,工作需要也不想…一身酒气还有男人的烟味回来。"

小孩子居然还为了这种事吃醋了。

从高中给他补课那会这脾气可就没改过,男同学来接你回学校他都能盯半天,第二个礼拜他父母就来和你商量给你空了间客房能住下,免得女大学生晚上一个人回去不安全。
那可不是,旁边一个大活人来保驾护航的完全当不存在了?
当然,那时候可没现在这么温顺的,小野猫多刺头啊。一口一个老子,不爱学习的态度吓跑了三四个家教了,你可完全是被忽悠过去试试的。

怎么知道这一试还能试出个满身醋味的小男朋友回来?当时是把这当筹码给他恶补了一大堆,愣是堆出了个好大学,父母倒也开明,见家里这位能被管住恨不得当天就能花个9块办红本。

但这声"老师"都喊出来了,你怎么不懂炸了毛的猫得顺这个道理。高跟鞋踢踢踏踏在石板路上走着故意装着崴了脚,"哎呀"一声就能让小孩子慌了神,毛茸茸的蓝色搁你面前晃的手足无措可爱到不行,也不去刻意逗他了,关了门踢掉那双磨脚的高跟,搂着他还放心不下而凑过来的脖颈安慰。

"没事儿,扭伤都没有,只是想你了。"一个吻落在他侧脸,轻轻柔柔的,好像一根逗猫棒。

但结果明显不是一根逗猫棒能达到的高度。